主管单位: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
主办单位:上海金融业联合会
运营单位:上海投融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腾讯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观察

印度距离“世界工厂”有多远?

摘要:印度经济结构总体言之就是:重消费(占GDP70%,接近发达国家水平),轻投资;重服务业(占比60%),轻制造业;重内需,轻出口;重高新技术产业,轻劳动密集型产业。

2015-07-14 | 国际观察

金融时代》第八期(2015.02)

印度经济结构总体言之就是:重消费(占GDP70%,接近发达国家水平),轻投资;重服务业(占比60%),轻制造业;重内需,轻出口;重高新技术产业,轻劳动密集型产业。

【文/博时】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持续的减速,印度正在成为全世界的“新宠”。过往三十多年,中国经济超高速增长,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而印度经济增长速度较慢,难以引起世人的关注。但近年来,尤其是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机之后,在中国经济持增长续下行的背景下,印度藉其劳动力富裕、发展潜力大等优势,正在成为全球新的希望所在。据公开资料,目前印度政府预计2014年(截至3月31日)的经济增幅为7.4%。印度中央统计局(Central Statistics Office)公布说,受政府支出加速和金融服务加速增长的推动,2014年最后3个月、也就是印度第三财季GDP增幅为7.5%。德勤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也显示,印度目前的制造业竞争力位居全球第四,预计到2018年,印度将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制造业强国。

在此大背景下,于是有人说,亚洲正在迎来“新星”,经济萎靡的国家应该看过去,更有人认为,印度将成为新的“世界工厂”……

印度真能代替中国,成为新的“世界工厂”么?

经济发展模式转向

人类史上,第一个被称为“世界工厂”的国家是英国。从1820年英国基本完成工业革命直到1880年,其经济开始衰落,英国的工业品产量及出口量一直居于世界领先地位。但好景不长,进入二十世纪不久,美国就代替英国成为新的“世界工厂”。美国的“世界工厂”地位一直保持到1970年。日本接过接力棒,登上“世界工厂”的宝座,但日本还未坐热这一宝座,1990年初,仅仅二十年的时间,就被中国赶下了台。

风水轮流转。现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心似乎正向印度转移,而印度成为新的“世界工厂”的潜质也似乎在加强全世界的预期。劳动力资源丰富、土地价格便宜、基础设施投资空间大、对外资外贸依赖性低、金融市场发展深具潜力、国内市场庞大、对美元相对较低的汇率,以及较低的政治风险。

据德勤《2013年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2011年中印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分别为2.8和0.9美元/小时,而同业全球平均值为21.9美元/小时。中国制造业中不同职位之间薪资差距很大,印度薪资级数相对较窄,劳动力等级更具均匀性。印度人民党正在酝酿大幅修订过时的劳动法,并在2015财年的国家预算中对制造业采取刺激措施。

除此之外,作为产业国际竞争力的微观单元,印度企业的组织结构、市场战略以及竞争方式都比中国的发育得更为成熟。

受益于英国殖民地的影响,印度企业经营管理制度较为完善,由此也诞生了一批具有强大国际竞争力的尖端信息技术企业。软件业方面,有著名的信息系统公司(Ifnosys )和维普罗公司(Wipro);在制药和生物技术行业,有著名的兰巴克西公司(Ranabxy)及雷迪博士实验(Dr Reddy's Labs)等。

此外,印度企业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也锻炼出一大批有这娴熟经营管理经验的企业家,他们可用英语熟练表达,精通国际商务,通晓跨国经营规则和关键,精于商业效率和全球化竞争。据2003年瑞士洛桑国际开发研究院发布的《国际竞争力年度报告》,尽管总体竞争力排名中国在印度前面,但在商业效率排名上印度却比中国领先5位。

经济发展模式转向已经上路。印度总统普拉纳布·慕克吉9日面对议会两院议员发表讲话,重点谈及印度经济困境,强调提振经济是新政府的重中之重。

据美国CNBC(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onsumer News and Business Channel)报道,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最近曾表示,政府将采取一系列措施提振经济,帮助千万印度人脱离贫困,这些措施包括 用“印度造”运动提振制造业、扩张铁路、道路、能源和数字网络等。

印度塔塔集团董事长塞勒斯密斯特里也坦言,印度制造业要吸引外资必须更新基础设施、加强能源和物流系统。

“古吉拉特模式”的奇迹

但事情也许不那么容易。所有人都知道,“世界工厂”这一宝座,不论是为英国、美国拥有,还是为日本、中国掌控,这些国家都有一个自然形成的发展重点,即以制造业为中心,大规模利用人力和资本,实现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这也符合人类经济发展的通常模式,即:人类社会最先是农业经济的萌芽与发展。随着农业经济的成熟,人类社会将自然进入制造业经济,到制造业经济成熟时,又跨入服务型经济。但印度有点例外,印度经济跨越制造业增长的阶段,直接从农业经济跃入服务型经济。

服务型经济能否成为推动经济高速增长的火车头?众所周知,印度经济也曾有过黄金时期。这一时期开始于2000年,终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这期间,印度经济增长处于高速上升阶段,在2005年到2007年间,其经济增长一直维持9%以上。当时,全世界为之震惊,印度模式、金砖国家、龙象之争等话题也一时间风靡全球,甚至一度把印度看作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但好景不常,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印度经济增长快速下行,甚至曾连续两年低于5%。

印度经济增长快速下行,固然受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机的拖累,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其自身的经济结构不合理造成的恶果。印度经济结构总体言之就是:重消费(占GDP70%,接近发达国家水平),轻投资;重服务业(占比60%),轻制造业;重内需,轻出口;重高新技术产业,轻劳动密集型产业。

这一经济结构难以形成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也不利于产业的转型升级,对制造业的轻视也不利于工业化。工业化是信息化、互联网经济的基础。印度自己也似乎意识到这些问题的严重,去年新上台的总理莫迪以自己的行动及讲话肯定了制造业增长模式的价值。这位人民党领导人,采用类似中国改革开放早期的广东模式,缔造了“古吉拉特模式”的奇迹,由此带来了经济状况和资本市场的“开门红”,也成为印度其他地区效法的典范。印度的经济发展模式似乎正向以出口导向型的制造业、大规模基建和城镇化为核心的增长模式转变。

奢望“世界工厂”

但以出口导向型制造业为中心的增长模式,最关键的两个因素是:大量的劳动力和充足的资本。印度这两面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印度劳动力人口充沛,美国外交学会的数据显示,目前印度12亿人口中约半数在26岁以下,其中2/3人口不到35岁。目前印度工作年龄人口仍处于不断膨胀中,迫切需要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据分析,2015~2020年,印度工作年龄人口将从8.04亿增加到8.56亿。这意味着印度每年需要新增加1000万个工作岗位才能满足就业人口的扩张。

此外,印度的“人口红利”还体现在高级人才的供给上。印度奉行精英教育。2006年,印度教育支出占到GDP的3.74%,而中国2007年仅为0.88%。另印度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仅为总人数的16%,其人才结构为哑铃型,两端人数聚集,从而造成制造业急需的中等专业性人才缺口大。

制造业所需的大量资本也是印度成为“世界工厂”的短板。印度经济结构重消费(占GDP的70%)、重内需,因此其存量资本较少,同时从财政政策而言,当前印度财政赤字大、债务负担重、融资成本高。公开资料显示,印度国际收支模式风险极高,经常项大规模赤字,资本项波动剧烈,冲击抵抗力差;印度外汇储备的增量和存量数据均不容乐观。印度的外债风险水平也很高,规模竟高达4406亿美元,超过外汇储备规模,占GDP的20%。印度国际投资头寸表不健康,属于典型的净负债国,且负债水平高。

同时,印度基础设施落后,这也不利于其“世界工厂”地位的达成。据世界经济论坛最新的全球竞争力报告,印度基础设施在148个国家中排名第85。现代国际关系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认为,目前印度基础设施相当于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水平。印度要想成为“世界工厂”,不仅要填补传统的基建缺口,还需在光纤网络和现代化公共设施等新领域加大投入。

另印度的软环境也对印度“世界工厂”目标的实现构成严重障碍。据悉,印度具有浓重的民族主义色彩。《华尔街报道》称,印度明确规定外资零售商在同一个屋顶下只能销售同一种品牌的商品。这意味着沃尔玛、家乐福等大型外资连锁超市,因其销售多品牌商品,而难以进入印度市场。并且印度厉行保护本土小作坊,把许多行业规定为“小型制造业”,完全禁止外资进入。还有就是,印度官方行政效率低下。制造业发展最基本的土地征用、环境许可、劳工问题等,均需官方行政机构的配合,但印度行政监管层架较多,审批程序非常复杂。而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印度低效的民主制度下短期内是难以达成的。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在印度成立一家企业需要89天时间,在中国则只需41天。受制于民主制度,印度宏观经济的调控能力受到牵制,于政策实施,地方政府难以与中央保持完全的一致。

印度社会发展还处于低级阶段,一些严重的社会问题的长期存在也极大地消弱了印度经济可能的增长动力,譬如,法制薄弱、性别不平等、城市规划混乱、普遍性的劳动技能低等,这些都或多或少影响到“世界工厂”的形成。

印度与“世界工厂”的距离真不近。

—— 编辑:金融时代

更多

沪上金融家

+MORE
金梦,在创新中实现 ——记2016“沪上金融创新人物”、华侨永亨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CEO康慧珍
金梦,在创新中实现 ——记2016“沪上金融创新人物”、华侨永亨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CEO康慧珍
使命的召唤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上海股权 托管交易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蔚
使命的召唤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上海股权 托管交易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蔚
铸就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坚固纽带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 (董事总经理、环球银行联席总监)程卓雄
铸就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坚固纽带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 (董事总经理、环球银行联席总监)程卓雄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让上海科创基金更好地 助力上海科创中心的建设 ——专访上海国际集团总裁傅帆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让上海科创基金更好地 助力上海科创中心的建设 ——专访上海国际集团总裁傅帆
2017“沪上金融行业领军人物”
2017“沪上金融行业领军人物”

《金融时代》编委会  |   图片合作  |   隐私权保护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2014 Shages.com 《金融时代》杂志 电话:021- 54061177 传真:021- 54061178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144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