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单位: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
主办单位:上海金融业联合会
运营单位:上海投融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腾讯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新秀

稳健把持互联网金融发展的速度与激情

摘要:美国最大的P2P 研究机构Lend Academy的创始人Jason Jones公布的调查报告写道,“在中国,P2P这个市场是巨大的,它远远超过了美国,并且发展飞快。现在中国已经有数千家P2P网贷平台,我们已经很难去探寻P2P到底是怎样从中国发源起来。

2015-05-27 | 金融新秀

金融时代》期刊第七期 金融新秀

——专访点融网共同创始人、联合首席执行官 郭宇航

【文|顾瑛】

美国最大的P2P 研究机构Lend Academy的创始人Jason Jones公布的调查报告写道,“在中国,P2P这个市场是巨大的,它远远超过了美国,并且发展飞快。现在中国已经有数千家P2P网贷平台,我们已经很难去探寻P2P到底是怎样从中国发源起来。在和每一个相关人士、公司的对话中,我们总是重复问同一个问题——谁是中国最重要的P2P公司?不是最大的,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受欢迎的,而是最重要的。”最终,其报告发布的“中国最重要的P2P公司”名单中,点融网居首。

从2013年3月正式上线至今,短时间内点融网已获得四次风险投资,在国内P2P行业实为罕见。点融网的优势究竟在哪里?点融网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苏海德是美国网络借贷领军者Lending Club的初创者,面对中美环境差异,点融团队如何让Lending Club模式更好地接上中国“地气”?强大的技术平台是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制胜关键,点融网在技术创新上有哪些举措?本期《金融时代》专访点融网共同创始人、联合首席执行官郭宇航,请他聊聊点融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金融时代》:首先想请郭总给我们介绍一下点融网的创立背景及过程。目前,在众多互联网金融企业之中,点融网主要的自身优势以及与其他竞争对手的区别?

郭宇航:点融网有一个比较长的酝酿过程,我是2009年认识我的合伙人苏海德的,那时候他刚创业不久。到了2011年P2P在美国已经略成规模,但是在中国的相关法律界定比较模糊,非法集资嫌疑蛮大。我2011年11月去了美国,当时美国最早的网络借贷平台Lending Club还很小,刚刚从美国的乡下搬到旧金山市区,仅80多个人。我就跟它每个部门的负责人进行交流,研究公司业务运行的细节。当我对这一商业模式了解清楚以后,我觉得可以把它引进到国内来,以解决国内很多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央行当时也已经公布了第一批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名单,如果资金流从第三方支付走,非法集资的嫌疑就会低一点。2012年2月,苏海德只身来到上海,而我还是律师,当时就在我的律师事务所里开始了创业。四个月后,我们从硅谷拿到第一笔天使投资,2012年6月拿到第一笔融资。然后我们找工程师开发平台、写原代码……2013年3月网站上线,目前发展非常快,每个月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长。

点融的核心团队是“律师+工程师”组合,比较能够符合这个行业发展规律。这个的组合几乎完全复制了Lending Club。Lending Club去年上市,它是美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第一支上市的股票。它的两个创始人,一个在美国也是律师,另一个做软件技术的,就是我现在的合伙人苏海德。互联网金融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来说,它本质的创新和动力在于技术革新,而不只是金融产品的改换头面。真正的创新必须是技术的创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包括商业模式上把间接金融并为直接金融,这种模式在互联网时代被打破,使得每个资金所有人和资金需求人绕过银行可以直接形成借贷,这是一个商业模式上的革新。所以从这些角度来说,技术是第一推动力。

互联网金融形式都很新。它在美国做了一年多,美国证监会马上叫停了,说这个新的模式没有看懂,不准营业。在中国,中国的监管层对这个行业也是高度关注。所以,从事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企业,必须要有法律意识,能够在既有法律框架下,不触碰法律底线。因为新,所以一定没有规则,在没有规则的前提下要有底线。有法律背景的人相对来说掌握度就会很好。如果完全不懂法律的话,第一容易过红线、犯法;如果过于保守,不去试探一些新的模式创新的话,其实创业也没有机会。所以,在中国做金融创新,对政策要尤其敏感。不能够过于保守,也不能过于激进。点融网跟别人不同的是合规性很强。现在80%—90%的P2P都是做资金持有,募集完了进行资金沉淀,进入资金池再放贷,实际上是绕过了银行的牌照监管。这类模式将来监管一定会严厉规范的。点融网是先找借款人,借款人的信息披露完整,然后投资人来进行投资。这个过程中就没有资金沉淀的过程,我们目前的合规性也是最符合监管方向的要求。

除此之外,点融网跟其他竞争对手比,我们的管理团队60%是海归,来自斯坦福、哈佛、麻省理工、沃顿商学院等等。这些人不仅仅是名校毕业,而且很多都有创业经验。既有全球化的视野,也有本地很接地气的经验,具备了未来点融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基础。这次老虎基金投完之后,我们未来会在中国以外开设办事机构,开始把我们的业务往国外去延伸。这也是国内绝大部分P2P公司做不到的,它们缺乏这样的管理能力和团队的落地执行。

《金融时代》:目前为止,点融网达到什么样的规模?2014年经营规模大概多少?点融网的客户服务群主要集中在哪一块?

郭宇航:点融网现在每月新增资金接近3亿人民币。2014年经营规模大约10亿,今年可能在50—60亿。因为互联网是快速发展的行业。首先这个市场特别大,在团队稳健和产品经过市场检验之后,只要稍微发一点力就可以发展得很快。我们前期在大量练内功,包括品牌设置、产品流程等方面。2015年会是业务爆发增长的年度,我们的团队现在有1000多人,布点已经到全国。通过技术内测使得很多小问题都修复了,同时还在不断进行优化和提升。当所有基本条件成熟时,对外拓展也会比较顺利。

点融网曾经有一些业务导向上的变化。2013年刚刚上线时,大量集中在小微企业服务上。随着经济下行态势明显之后,各个银行的小微坏账率在持续上升,因此我们在这块进行了保守的收缩。从2013年11月份,我们把重点转向个人无抵押消费信贷。这块增长很快,而且市场上也有一定的竞争。但是这个市场经过很多年的培育,相对产品和客户群都比较清晰。这类产品在去年快速增长,我们业务超过一半都是来自于个人信用无抵押贷款。

《金融时代》:个人无抵押贷款业务竞争很激烈,点融网对于无风险抵押贷款是怎么预防风险的?

郭宇航:点融网80%的风控人员来自于银行,因为从银行一脉相承过来,主要看客户的两个指标,即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还款能力看客户收入,还款意愿看他之前的信用报告。从这两块来说,每家P2P公司都差不多,可能细化到每家竞争对手能够取得的数据和数据在信用评价体系里权重不一样,但也不会差距特别大。

风控除了冷冰冰的标准之外,还有一些经验的把控。某个人可能从指标上看有点瑕疵,但根据其它材料或者数据,我们认为他是可以出借的对象。比如说信用卡逾期,我们拿到他别的数据。那段时间他生病了,来不及还款,这些我们还能够再找到一些弥补的方式。这些要靠经验来判断,是一个“面”上的风控,也是传统线下机构本身要掌握的能力。因此,我们对于风控人员的综合性素质要求比较高。他不能简单按照一套既有模式去套,更多时候要能够根据客户和市场的变化进行细微调整,以适应市场发展的要求。

除了传统金融机构的一些判断个人信用的方法之外,作为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我们也会结合互联网数据进行全方位判断,尤其是一些行为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传统金融机构包括银行很少运用这些数据,或者他们要运用这些数据是一种非常全新的突破,流程上和审批上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我们会关注客户怎么用社交媒体,包括他在网上的登陆时间、上网时长、输入字母的大小写等等,这些行为跟个人信用之间都会有一定关联,然后通过反复验证,建立客户的信用信息库。从这些角度来看,点融也是运用新技术进行在线风控的先行者。虽然我们现在做得算不上十分完美,但是逐步运用最新的技术来取代人工必然是今后的一大趋势。我相信,点融未来在线的运营能力会比别的竞争对手强,成本也会更低。

《金融时代》:请您再具体讲讲产品,因为我们也没有买过这个产品,不知道买了这个产品之后能获得多少收益,有没有财务风险?如果我要是赔掉的话,能够获得什么补偿吗?

郭宇航:我们对于投资端的产品,现在主要以7%和9%年化收益率产品为主。我们的“团团赚”产品是帮助投资人最大程度的分散风险。它的起投门槛是100元,点融强大的技术平台可以瞬间把这笔投资分散给几千个借款人,以最大限度减少风险。这当中,我们的实际利率比给到客户的收益率高一些,高的部分形成了风险备付金。假如有个别贷款坏掉,超额部分的收益用来覆盖风险。

现在监管还没有落地,未来我们判断整个P2P是不允许平台做承诺保本保息,这是监管的发展方向。我们现在用小额分散的方式,帮你分散给不同的借款人,即便其中有一部分借款人没有还钱,我们的收益率还是远远高于坏账率,使得投资人的收益有比较大的保障。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短期内平台还是在帮投资者做很好的风险管理,未来如果监管不允许平台做任何担保的话,我们也有很好的技术帮投资者覆盖风险。

《金融时代》:点融网已经获得四次风险投资,在未来的发展当中,在中国这个市场上,点融的定位和发展方向是什么?未来有没有上市的计划?

郭宇航:互联网金融不是比谁跑得快,而是比谁活得长。有一些互联网出身的创业公司,还正在原来的互联网模式中跑马圈地——迅速扩大规模,这是金融行业的大忌。如果过度的追求速度和规模,资产质量很难在迅速增长过程中得到把控。点融网第一年成交量非常小,去年刚刚达到行业平均水平。今年我们会加快发展速度,达到行业平均水平以上。因为只有对自己内部风控和运营信心加强之后,才敢去放规模。投资者并不认为早期稳健一点有什么问题,反而成为他们愿意投资我们的重要理由。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虽然在行业内时间并不长,但是团队的综合能力,加上现在的作业模式和发展方向,都符合投资人的判断,所以能够得到一次次的融资,投资人所做到的业绩目标也均超额实现。我的目标虽然比较保守,但每一步都走得稳健,投资人对我们信心越来越足,基本上上一轮的投资人在下一轮的投资中也会跟投,看好我们未来的发展。

从定位和方向来说,点融网还是坚持做小额分散融资,不管是无抵押信用贷款也好,还是对于投资端的宣传也好,我们都希望客户要有一个风险意识,未来所有P2P平台的去担保化一定是一个趋势,也是监管的基本要求。要让客户在没有担保的情况下还信任平台,必须要有很好的历史交易记录和坏账控制能力。所以,我们秉承小额分散,也是为了未来在整个行业规范以后,仍然保持很强的客户黏性。从发展方向来说,服务的对象尽量以实体、个人的真实需求为导向,而不是大量的把钱借去做资金空转,不进入实体。因此,我们的服务对象还会更下沉一些,不会去追求单笔业务规模很大,那些恰恰是风险基数很高的业务。很多P2P平台为了做大规模,单笔都追求几千万,我们现在的上限个人是五万一笔,小微企业差不多五十万一笔。

另外,在已有的两块业务之外,我们积极跟传统金融合作,包与跟苏州银行成立了P2P互联网金融事业部。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企业不是用来颠覆传统银行的,我们的目的是把传统银行没有服务好的这部分客户做好。在这个情况下,跟金融机构的合作其实是双赢,既能够帮助原有金融体系更好地以客户为导向去设计产品、提供服务,也能够从传统金融机构里面学习到做金融的风控办法;既帮助传统金融企业互联网化,又帮助我们这些互联网企业更接地气,更符合金融发展规律,而且互相之间还有一些品牌的提升。跟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会让公众对我们更信任,我们可以帮助传统金融机构获得年轻的、新生的客户的认可。这也是基于我的合伙人苏海德在美国有跟银行合作的这方面经验,所以未来我们的发展还是有非常广阔的空间和前景。

关于上市的话,点融网在搭建初始,整个企业的法律结构都符合将来在境外上市的基本要求,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具体上市时间表,因为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今年点融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业务规模扩张和资产质量的指标上。如果能够按期完成目标,可能上市就会非常近。

—— 编辑:金融时代

更多

沪上金融家

+MORE
金梦,在创新中实现 ——记2016“沪上金融创新人物”、华侨永亨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CEO康慧珍
金梦,在创新中实现 ——记2016“沪上金融创新人物”、华侨永亨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CEO康慧珍
使命的召唤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上海股权 托管交易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蔚
使命的召唤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上海股权 托管交易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蔚
铸就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坚固纽带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 (董事总经理、环球银行联席总监)程卓雄
铸就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坚固纽带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 (董事总经理、环球银行联席总监)程卓雄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让上海科创基金更好地 助力上海科创中心的建设 ——专访上海国际集团总裁傅帆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让上海科创基金更好地 助力上海科创中心的建设 ——专访上海国际集团总裁傅帆
2017“沪上金融行业领军人物”
2017“沪上金融行业领军人物”

《金融时代》编委会  |   图片合作  |   隐私权保护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2014 Shages.com 《金融时代》杂志 电话:021- 54061177 传真:021- 54061178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144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