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单位: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
主办单位:上海金融业联合会
运营单位:上海投融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腾讯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沪上金融家

金融稳定与金融创新

摘要:2017“沪上金融家”——圆桌论坛二

2018-03-07 | 沪上金融家

主持人:金融创新带有两面性,目前金融创新实践都有哪些?

苏罡:长江养老本身就是中国养老保障体系探索当中的金融创新产物。在过去的十年里面,我们在养老金管理这一块,重点做了三个方面的创新实践:第一,投资领域的创新;第二,养老金产品创新;第三,科技创新。

惠湄:中国的金融期货市场,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开始到逐渐发展、壮大的过程,但是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仍然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我们产品的功能,就是为现货市场的期货提供保险服务,做风险管理。一级市场是发行,二级市场是交易,但如何在二级市场运行得更加平稳?比如说一只基金有100亿元的资产在二级市场,当股市波动特别剧烈的时候,就需要有一个保险,需要有一个相应的风险管理市场。近几年,有两个产品线,一个是股指期货,证券的产品线已经上线了,市场的需求非常旺盛;还有一个是国债期货,它逐渐形成了一个利率的收益曲线。

许再越: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每天发布两个非常重要的基础性指标,一个是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一个是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加速,加入SDR以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又开发了CFETS指数,现在是国际上可以广泛运用的一个基准指标。这些年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在基础设施的方法、工具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创新。去年,我们交易量是超过了960万亿元,现在我们每天交易量都超过4万亿元,规模是非常巨大的。在这个过程中,从产品交易机制,特别是在技术标准上,做了大量的创新。我们在交易全流程的支撑下,推出了冲销服务,是全球首个衍生品的冲销。同时在技术标准上,我们去年提交了八个被国际标准组织采纳为国际标准的技术标准,成为中国第一个被国际组织采纳成为技术标准的金融类的标准。所以,从这些方面来看,我们都是很努力的加强基础设施方面的建设,培育市场的主体能力,使得这个市场能够真正发挥资源配置决定性的作用。

韩光:近几年平安人寿一直致力于把自己打造为科技公司。从产品创新角度来看,2016年9月份,我们把长期的寿险产品和健身计划做了结合。过去保险作为杠杆产品,都是作为事后补偿的一个原则。比如说生了疾病之后,保险公司赔一笔钱。这两者结合之后,我们就变成了事前、事中管理,如果说我们客户在两年时间里有600天每日步行步数达到1万步以上,公司对他的理赔金额会升级。我们也鼓励客户去健身。这样客户身体健康,我们的服务业会变得越来越好,客户体验也会变得越来越好。目前来看,这个产品我们在上海市场上已经销售了5亿多元,很受欢迎。客户经营方面,我们希望通过客户生态圈建设,为客户提供衣食住行玩全场景的服务,目前我们在平安“金管家”APP上,提供了全方位的服务。特别是网上问诊,我们客户的一些小毛病就可以不去医院了,直接实现问询,也方便了很多客户和APP用户。我们从今年开始推出闪赔服务,客户通过“金管家”上传信息,30分钟之内就可以获得理赔。在上海有7000多位已经使用了这个服务,最快的匹配是2.6分钟理赔结束。客户反映非常好。

储良:只有创新才有发展机会。第一,过去传统大型保险公司占据了很多的销售队伍和销售渠道,产品创新是我们获得客户关注制胜法宝或者说唯一的突破口,我们现在除了把复兴保德信人寿在国外做了一百多年的保障产品引入之外,也引入了一些细分的创新产品,解决客户个性化的需求。比如说我们最近在考虑中国尚没有的丧葬保险,每个客户可能都有这样的需求,只是说过去没有碰到而已。还有老年防癌,我们也做的非常好;第二,在客户服务方面,过去一直在讲闪赔、快赔,客户出险之后,我们希望给到一个非常快的赔付,这是保险公司基本上可以做到的。现在我们正在运作“健康管家”,我们希望所有成为我们客户的人群都可以接受到全方位的健康管理和健康帮助。比如说有一些专家门诊,我们帮助他。复兴保德信人寿在医疗健康领域做的产业还是比较多的,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健康管理,帮助客户享受到健康问诊,我们还希望将来我们的客户都可以接受这样的检测和治疗,给到全面的健康服务和管理;第三,我们是一家新兴公司,我们不能像传统公司那样花很大成本做地面机构,我们希望把标准化的作业集中到本部,我们把现场服务解决问题触达到末端去,让消费的客户可以享受到最直接的服务。

主持人:2018年中国可能遇到的金融风险是什么,可能的“黑天鹅”和“灰犀牛”是什么?

苏罡:2018年是重要的时间点,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过去几十年发展过程当中,中国成功地参与到了既有的国际政治经济的格局和游戏规则当中,并成为了最大的赢家。中国已经对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产生冲击,在传统发达国家相当一部分人民心理面临的情绪上的变化。我们发展太快了,展现的潜力太强大了,使得我们确实会面临很多地缘政治风险。这也是最近我们在全球政党大会上看到为什么中央一再强调全球命运共同体,这里很大的含义就是能够把中国传统的文化所酝酿的更加具有道德哲学高地的这些价值观能够与全世界交流,预防可能会发生的一些地缘政治的风险,让世界能够可持续创造一个更加稳定、和平的发展环境。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我们能做的相对而言比较有限,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从三个方面应对这些方面的风险:第一,就是要把金融和实体经济更加有效紧密结合在一起,使得金融成长完全依赖于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而不是在虚拟的环境里自我循环;第二,通过金融手段把中国经济成长和世界经济成长更加有效捆绑在一起,而不是相互割裂;第三,我们需要有一个对市场有充分敬畏之心的金融专业人才队伍。

在现有中国的监管体系之下,随着社会财富大量的集聚和增长,如何疏导这些财富,长期稳定支持经济发展和转型,而不是让它更加虚拟化,恰恰是中国现在要面临和解决的最大的挑战。

惠湄:近几十年,世界处于不断变化过程当中,从中国角度来说,金融、信息、人才各个方面的交流已经融入到世界大潮当中了。中国金融市场波动性和世界金融市场波动性相关性也越来越高。十年前我们去看我们的股票市场和世界的股票市场并不是有很大关联的,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人类社会的沟通方式、资金交流方式、信息传播方式、监管和市场之间交流方式都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比如说媒体,现在已经到了移动新媒体的阶段,其实股票市场更多是对信息的反映,我们看到新媒体、移动互联带来的新的信息传播方式的变化,越来越快的把更多信息很快反映到价格上。这当中有一些是真实的信息,有一些是混乱甚至是误导的信息。因此信息传播方式对金融市场的影响也是前所未有的,我们面临新局面。这个世界变化越来越快,我们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如果不能跟上形势,很快就会被市场所抛弃。

许再越:在市场数据实时发布上,我们的指数不仅我们在用,包括大的信息供应商他们也在用,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推出了我们的技术标准,这个技术标准已经参与到了全球,所有国际市场大机构都用我们这些标准来处理实时数据。我们和各大机构之间也在使用我们的标准,银行内部的STP也在大量使用我们的标准,我们为他们提供了CSTP整个的开发包、接口服务包。

韩光:从公司本身来说:第一,如果利率变化幅度比较大,对我们的影响是不好的,保险公司还是希望一个稳定的利率环境;第二,我们希望我们的人民收入水平一直向上,消费一直向上。

主持人:中国的金融创新一直走在世界前列,最近两年很多金融创新开始走入“无人区”,领先于世界,在这个过程当中,监管永远是落后于创新的,在这个时候我们金融创新和金融稳定如何求得平衡,是否真正有平衡的点呢?

苏罡:金融稳,经济稳;金融活,经济活。如果说我们把“活”视为创新的表现,创新与稳定一定是相辅相成的,而不是相互背离的。我们国家的发展理念也是创新、协同、绿色、开放、共享。为什么把创新放在第一位?创新是发展的第一驱动力。创新究竟怎么去做?我们大家学基本商业理论的时候都会学到股东价值最大化的问题,但是如果说我们把这个概念放到更加宽的社会经济跨度当中,我们发现这个理念未必是完全正确的。一个真正的优秀商业机构应该是把整个社会的需求、社会的责任、客户的需求放在公司股东利益最大化之上的。因为只有客户利益最大化了,就像养老金公司强调受益人至上一样,才可以实现公司长远发展。所以金融创新一定要从客户和人民的实际需求出发,克服资本的趋利性,克服对风险过度追逐,这样才可以实现创新和稳定平衡发展。

主持人:中国有一个问题就是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中间有没有一个平衡点?

惠湄:第一,行稳方能致远。一定要走得稳才可以走得远。这些年越来越多的金融创新,新的方式层出不穷,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面对监管问题,借用全球互联网大会上一句话:金融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仍然不改金融的本质。我想从金融角度来说,就是要牢牢把握最根本的特点,就是要服务实体经济,金融首先是服务行业,服务实体经济,无论外形如何千变万化,有多少金融创新、金融科技,归根到底是要服务实体经济的。金融创新一定要在社会管理上,在监管上有制衡。金融在这几年发展很快,但是在发展的这个快过程当中,风筝的这条线应该牢牢握在实体经济的手中;第二,提高监管的穿透性。监管滞后有监管滞后的优势,监管过于超前市场没有办法发展,但是监管一定要有穿透性,做到有效监管;第三,防止监管套利,进行监管协调。我们的金融到底是为什么服务,立足点是什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如何制衡贪婪的本性?金融伦理问题值得所有金融从业者思考。

许再越:监管和被监管的市场主体一定是博弈的关系吗?市场主体有没有内在的监管要求?当市场是无政府市场的时候,谁也不能在市场当中存活。从国外监管发展当中可以看到,先有市场主体,市场主体之间野蛮竞争之后呼唤监管。在这个过程当中,市场主体的自律是非常重要的支柱。

韩光:是不是监管手段也需要借助科技力量来做一些变化?比如说像监管系统是不是能够和机构进行连接?把原来的事后监管变成事前、事中监管。是不是可以通过大数据模型判断出来?如果可以就继续,不可以那就尽早停止,避免大的影响。同时,有一些事情是不是可以考虑在一些基础条件比较好的城市、地区先做一些试点,然后再做全行业的创新发展推动。

储良:创新是驱动行业和公司发展的基本要素,创新一定要做。基本点就是不抱侥幸心理,不打擦边球去创新。对于我们这样的公司未来创新边界点是两个。一个是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根本的资金应用,二是以服务民生的产品创新,包括客户权益的维护。

主持人:用一句话展望一下中国金融的未来。

苏罡:中国金融的未来,很可能是通过互联网技术,在云端运用人工智能来使用金融的大数据。

惠湄:中国的风险管理行业会得到巨大的发展,因为我们有大量需求。

许再越: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逐渐上升,未来有关人民币的所有金融科技创新一定是大有作为的。

—— 编辑:金融时代

更多

沪上金融家

+MORE
金梦,在创新中实现 ——记2016“沪上金融创新人物”、华侨永亨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CEO康慧珍
金梦,在创新中实现 ——记2016“沪上金融创新人物”、华侨永亨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CEO康慧珍
使命的召唤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上海股权 托管交易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蔚
使命的召唤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上海股权 托管交易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蔚
铸就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坚固纽带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 (董事总经理、环球银行联席总监)程卓雄
铸就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坚固纽带 ——记“2017沪上金融创新人物”、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 (董事总经理、环球银行联席总监)程卓雄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让上海科创基金更好地 助力上海科创中心的建设 ——专访上海国际集团总裁傅帆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让上海科创基金更好地 助力上海科创中心的建设 ——专访上海国际集团总裁傅帆
2017“沪上金融行业领军人物”
2017“沪上金融行业领军人物”

《金融时代》编委会  |   图片合作  |   隐私权保护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2014 Shages.com 《金融时代》杂志 电话:021- 54061177 传真:021- 54061178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14452号